:::

演講與活動

:::

徵稿啟事

 

顧此失彼?翻譯/口譯中的「得」與「失」

佛洛斯特曾經說:「詩是翻譯中所遺失的。」余光中也說翻譯文 本是「一面之詞」,又說翻譯是「脫胎換骨」的過程:「幸運的話,是 變成了原來那位作家的子女,神氣和舉止立可指認,或者退一步,變 成了他的姪女、外甥、雖非酷肖,卻能依稀。若是不幸呢,就連同鄉、 同宗都不像了,不然就是遺傳了壞的基因,成為對母體的諷刺漫 畫。」……然而費西杰羅翻完了《魯拜集》,卻洋洋得意寫信給朋友 說:「在那些波斯人面前放肆,對我來說是一種樂趣,(就我所知)他 們不足以被稱為詩人,可以讓我裹足不前,而他們的確需要一點點藝 術來塑造一下。」更不用說羅馬時代的西塞羅和賀拉斯視翻譯實質上 豐富了拉丁文及羅馬人的文化……。

自上世紀七十年代「翻譯研究」開始迅速發展,便不斷對翻譯上 的「信」的概念再三思考,對翻譯行為、翻譯文本、翻譯的文化功能、 翻譯的倫理等議題都有耳目一新的論述。本次大會主題將以翻譯/口 譯行為,或更精確的說,不同的翻譯與口譯的理論/論述/策略為出發 點,對翻譯上的「得」與「失」的問題作出深刻的思考與反省。當今 翻譯/口譯的學者對「信」或「對等」無不抱持質疑的態度,視每一 個翻譯/口譯的行為背後為「得」與「失」之間的權衡,而翻譯/口的 文本無不是黑盒子,紀錄了翻譯/口譯者抓龜走鱉般「顧此失彼」的 遺憾,或是面面俱到般「一舉兩得」的喜悅。不同的翻譯/口譯理論/ 論述/策略下是否會產生不同的翻譯/口譯文本?如果翻譯/口譯真的「得失」互見,我們必須再問,什麼是翻譯/口譯?翻譯/口譯文本是 怎樣的文本?它們肩負什麼文化/社會功能,以及倫理/道德責任?

我們歡迎海內外從事口譯/筆譯之學者就個人的專業提出實務上的個案研究、教案,或純理論的思考,相關的議題如下:

1.   各種口筆譯理論(等效、DTS、後現代等等)的得失     

2.   不同文類(文學、法律、財經等等)的口筆譯策略得失比較

3.   口筆譯教學的得與失

4.   重要文學翻譯家的翻譯策略研究

5.   翻譯上的可譯/不可譯性

6.   口筆譯在不同時空(歷史地理)背景之下的得與失

7.   媒體間翻譯的得與失

重要日期:

l     摘要截稿:2015 9 10

l     摘要接受通知:2015 9 30

l     論文全文截稿:2016 1 31

投稿須知:

   1.   請提供中文摘要(500 字內)及英文摘要(300 字內)各一篇,並於 文末列出關鍵詞及參考書目。 

   2.   論文全文以中文撰寫限 8000 字以內、英文撰寫限 5000 字以內(不含注釋及參考書目…等)。

   3.   摘要投稿網址:https://easychair.org/conferences/?conf=istit2016
 
論文摘要請勿標明任何有關作者身分的文字,以利審查。

   4.   論文格式:

(1) 紙張:以 A4 紙,上下左右各 2.50 cm

(2) 字體:標題用 14 號字(粗體),內文用 12 號字。

(3) 字型:中文使用標楷體,英文使用 Times New Roman

(4) 行距:1.5 倍行高,左右對齊。

(5) 注釋:標示於每頁頁尾。

 

 

 

 

cron web_use_log